您的位置:首页  »  【无法理解的爱】(第一章)作者:xb客
字数:3582

  08年正是房产经济最繁华的那几年,我跟几个朋友开了家中介公司,规模也在这房产泡沫中越滚越大,到了10年我们这家小公司也有了近千万的资产,也是在这一年我认识了我现在的妻子方妮。那一年我31岁,她28岁,她是一家商场的销售总监,初见之时我有点被惊艳到了。

  方妮身材高挑有172CM,穿上高跟鞋与178CM的我差不多高,但是女人达到这个高度总是特别显眼的,再加上方妮特有的总监气场,初见她的我瞬间就被吸引了。我记得那一天我去她们商场的咖啡厅约谈一个客户,她穿着职业装一个人在那里喝下午茶,一身洁白的OL制服衬出了她傲人的身材,脖颈修长,胸部浑圆. 纤细的腰肢下一双超薄肉色丝袜美腿正交叠着微微摇晃。

  作为有众多追求者的她我很容易就问出了她的身份,并花了近大半年的功夫把她追到手,又相处了一年后在父母的祝福声中我们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像多数情侣一样我问过她为什么选择我,因为当时追她的富二代也不在少数。她告诉我是因为她喜欢「门当户对」,我们都来自普通的工薪家庭,都是通过多年的奋斗才走到的今天,她就是想找一个价值观相似,经历相似的人,这样才能有共同语言,才能够走得更远

  说实话我挺信服这种说法的,因为盲目追求金钱的女孩我不可能会喜欢,而满嘴不在乎物质只相信爱情的天真女孩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多年的社会经历告诉我,一定要找个有共同价值观的人婚姻才能走得更远. 我很理解她的爱情观,我也相信我们可以走到最后。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婚后数年我们如胶似膝,并没有出现几年之痒这样的情况,我们孩子也在结婚两年后顺利降生,我感觉我的生活真的算是美满幸福,但是生活总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一场意外让我们的家分崩离析,我们的爱情也发生了差异,与她价值观相同的我发现再也无法理解她的爱情观,无法理解她的爱。
  孩子的出生让我工作上更加努力,工作上的一些应酬总是少不了的,但我总是坚守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的道理,因为我知道,妻子和孩子在家里等我,所以一直以来也没有出过什么事情。

  在六月的一天我跟一个客户约谈完之后突然下起了暴雨。在出了酒店的大门后我给代驾打电话,可是这种天气常联系的几个代驾不是不接活就是已经揽到活了,在联系几个之后我的酒劲也上来了,冒出了下这么大雨路上也不可能有警察的想法,带着醉意我将车从停车场里开了出来。

  事情总是在抱着侥倖心理的时候发生,在路过市里一家比较有名的建材市场的时候没控制好车速撞死了一个加班回家的搬运工人。肇事后的瞬间我的酒意也瞬间退去,我下意识地生出逃逸的想法,可是理智告诉我这里是监控重区,逃也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而且当时不只这一个搬运工人,他同行的几个已经在打电话报警。

  事情的结果比想像的还要严重,那个搬运工人当场死亡了,我也被关进了拘留所等待审判。我给几个在社会上有点关系的朋友请他们帮我打点一下之后,妻子也作为家属被警察联系到了。

  在拘留所里我第一次看到女强人的妻子为一件事情急得流眼泪. 我很自责,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弥补我的疏忽给她和女儿带来的伤害。还好妻子哭了一会之后就缓了过来,匆匆打电话联系自己的朋友来帮我大事化小。

  最后我们二人的朋友得出一个共同的结论:这件事情可大可小,最主要的问题是一定要安抚好死者家属,只要私了得好家属不再闹了花点钱半年就可以把我捞出来,否则我最少有五到十年的牢狱之灾。

  我听之前来探望的朋友说过那个搬运工人无妻无子,直系血亲中只有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父亲. 可是这个老头脾气很臭,朋友去谈私了的事情总是被那老头给直接轰出来,说什么他我让他断子绝孙一定要让我把牢底坐穿之类的。妻子知道以后很忧愁,这几年的相濡以沫她怎么也不可能看着我真的把牢底坐穿,况且孩子的成长不可以离开父亲. 最后妻子决定亲自去谈一下这个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美女好办事一些,那老头出奇地没有赶妻出门,而是不停地对妻诉苦。说他命苦,三十岁就死了老婆,如今老了儿子又被撞死了,他如何如何命苦云云,一个好端端的老头说到最后哭得跟老妈子似的。听得平常耳根子挺硬的妻也有些同情这老头的遭遇,一时间也不敢提让老头不再追究的话了。二人的谈话聊着聊着开始围绕着老头在儿子死后如何才能安享晚年上来。

  妻劝老头去福利院,可老头死活不答应,直说那是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头老太太住的地方。妻看这老头孤身一人无依无靠的应确实不行,便提议让他到我们家去住,她来照顾他的晚年生活。这老头开始还是不同意,说不愿意住到撞死儿子的凶手家里,妻说如果老头实在住不习惯也可以搬出去住,她还是会去照顾他的晚年生活的。不知道是不是被妻子的诚意打动,两人最后达成协议,由妻来照顾老头的晚年生活,而老头也不能再到政府机关去闹了。

  妻子很满意谈判的结果,匆匆跑来给我「报喜」,刚开始我也很高兴,可打量了一下妻子后就高兴不起来了。

  她一来的时候我就发现她特别为这次谈判做了新发型,褪色的单肩微波浪卷发,精緻的五官还刻意画上了淡妆. 妻甚至穿上了那件平时商务谈判才穿的阿玛施深蓝色职业套装,精纺的面料下胸部坚挺,窄裙包裹的肥臂浑圆挺翘,亮光灰色丝袜包裹下的美腿修长而饱满,穿上七分的细根高根鞋让妻子可以轻松地在人群中鹤立鸡群,产子后丰腴饱满的少妇风情被这一身装扮衬托得淋漓尽致。这身装扮让妻子在各类商务谈判中无往不利,对付一个老头真是牛刀小用了。

  「你就是穿成这样去找的那老头?」被关了快一周的我在见到妻子这身打扮后下身顿时有些胀痛,对此次谈判的结果也有些异样的感觉了。

  「怎么了?我平时谈事情不都是这样穿的吗?」妻子低头看了看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

  靠,平时上班当然可以这么穿,那是因为工作需求,那些职场人士也都是习以为常,但你去见一个没什么文化的糟老头也穿成这样意义就不一样了,这样的制服诱惑没把你就地正法就不错了。当然这种男人特有的下半身思考结果我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

  「今天这件事情对老公你意义重大,我怕没把握还特意做了个新发型,你看,这不就顺利解决了么. 」妻子捋了捋肩膀上的头发笑道,多日的阴霾终於拨开云雾见天明,妻子也终於露出了这么久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对不起,老婆,是我连累了你。」听到妻子对自己的事如此殚精竭虑,我既感动又自责。

  「好了,老公,我要走了,明天还要去接老罗叔(老头姓罗),我还要回去把柳柳(女儿的小名)的东西收拾一下送到妈那里去。」妻子起身与我告别.
  事情终於得到了解决,如释重负之下我才发现一个重要问题,我娇艳欲滴的美妻即将跟一个年近六旬的糟老头同居!!

  又一层阴霾笼罩在了我的心头.

  ——————————————————————分割线———————————————————————————

  之前柳柳一直是由丈母娘在家里带的,在我出事后为了避免双方父母为我的事着急上火,妻子在第二天就找了个理由把柳柳和丈母娘一起送回了老家。现在妻子把老罗接回家照顾可真算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了。虽然老罗都可以当妻子的爸爸了,但男人的直觉还是感觉到了危机.

  无奈现在离案件开庭还有近一个礼拜的时间,而且就算老罗不追究了,判决下来以后我也很可能要在牢里蹲上半年的功夫。我不敢想像这半年里会发生些什么.

  数年的相处我对妻子的为人很有信心,但我同样有信心的还有妻子的魅力。这些年来我也可以算得上是阅人无数,妻子在我见过的各色的美女中绝对能排进前三。结婚这些年来我们的房事从没有中断过,就连妻子怀孕那会儿我也会对妻子浅尝一番,直到她帮我射出来才算结束。我不相信一个没见过世面的老头能够抵挡住妻子的魅力。

  他一定在妻子让他去家里住的时候就起了心思,我笃信这一点.

  我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必须做点什么. 可我就算现在劝妻子放弃让老罗入住也不可能了,不说妻子能不能理解我这种男人的直觉,就算她相信老罗对她有非分之想,以她那种说一不二的性子也不会收回收留老头的决定。

  我突然想起妻子总喜欢在自己的部落格里写一些心情日记或者生活中发生的小事,我在追求她的时候几乎每天都会上去逛一下。当时为了更深入地了解她的个人喜好,我甚至特意花大价钱找朋友给我设计了一款破解软件,让我可以看到她那些只对自己可见的私密信息。

  当时看到这些信息的时候我也是大吃了一惊,因为妻子连来月事这种事情也会在私密信息里简述一番,这些信息让我总能及时地送去一份嘘寒问暖,追求妻子的进程快马一鞭在追求者中可谓一马当先。

  婚后我也没有把这些侵犯隐私的劣迹对妻子吐露过,只是自觉地没再上去看这些私密信息。可到了现在这个非常时期我又不得不再次用上这种手段以策万全。
  我找了个当警察的朋友的关系,让我可以单独关在一个单间里,并可以每天用自己的手机上一两个小时的网,方便我了解外面的情况.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1